爱环境--水泥窑协同处置--危废--污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北京南宫垃圾焚烧厂建设遭民间反对 称问题不在技术

2012-10-8 13: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00| 评论: 0|原作者: admin

摘要: 北京南宫垃圾焚烧厂建设遭民间反对 称问题不在技术2012年10月08日10:02中外对话 广州番禺垃圾焚烧厂抗议活动(图片来源:重庆大公网)   过去一个多月内,中国环保人士与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展开了数轮 ...
北京南宫垃圾焚烧厂建设遭民间反对 称问题不在技术2012年10月08日10:02  中外对话

广州番禺垃圾焚烧厂抗议活动(图片来源:重庆大公网)

  过去一个多月内,中国环保人士与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展开了数轮交涉。中国民间组织首次以直接狙击境外投资银行的方式,尝试阻止一个建设项目。然而严峻的中国垃圾处理现状和KfW的境外投资行为记录,令对话前景堪忧。张春、徐楠报道了相关进程。
  书信交锋
  因南宫垃圾焚烧厂项目引发的博弈,正在进入胶着状态。
  环保组织希望北京市政市容管理委员公布该项目环评报告,未获回应。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回函表示:以德国垃圾焚烧厂的技术能力、银行本身的技术和项目管理专长,可以保证将投资中国的垃圾焚烧项目达到中国和欧盟的最高标准。
  但这样的说法,丝毫不能打消相关公众和环保人士的担忧。
  2012年8月8日,因为担心污染危害,中国18家环保组织就中德合作项目——北京南宫垃圾焚烧厂——致信德国复兴信贷银行。这场针对境外投资银行的环保狙击,就此拉开序幕。
  9月4日,六名环保团体代表前往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北京代表处面谈,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南宫焚烧厂是中德财政合作框架内的财政合作项目,批复的项目建设总投资金额约合9900万欧元,中德财政合作资金为5500万欧元,通过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执行。中德双方于2010年5月签署合作协议,但一直未就项目进展及其环境影响做出任何说明。
  环保团体认为:中国的垃圾焚烧项目至今存在严重的二次污染问题,如二噁英和重金属超标排放、渗滤液偷排、灰渣非法处理等。在珠三角地区,垃圾焚烧厂的重金属汞排放量,占该区人为排放总量的21%。自然之友理事李波认为,在垃圾焚烧厂普遍遭到选址地居民质疑的情况下,KfW资助的项目恐怕也难以独善其身。因此,南宫项目规模巨大,信息却如此不透明,引起人们深深的担忧。
  问题不在于技术
  双方的争论焦点,恰恰折射出中国垃圾问题的艰巨和挑战。
  投资方称:完全有信心在技术和工艺上达到足以令公众放心的最高标准。在一封对环保组织的担忧的书面回复中,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主任克莉丝汀·海贝殖(Christine Heimburger)表示“能把对环境的影响减少到最小程度的成熟技术已经存在,并且银行也有技术和管理上的专长,可以确保解决措施是行之有效的。”
  而环保团体认为:别以为这在中国是轻而易举的事。
  长期关注垃圾问题的环境史博士毛达认为:中国垃圾处理的主要问题,不是技术。
  纵观垃圾处理恶疾,表面看来有三:成分复杂、处理技术低、资金投入少。但究其实质,根本原因在于政府监管缺位。
  污染不严惩、信息不公开是常见的问题,建设、投资和运营的不规范则屡屡刺伤公众的心,导致其对焚烧项目的普遍不信任。各地拟建的垃圾焚烧厂大多遭到群众抵制——秦皇岛市西部垃圾焚烧厂建设,便因此中途搁浅。
  此外,真正令人担忧的,是地方政府对垃圾问题并未引起真正重视。多数地方政府并未在垃圾处理上投资,环卫设施大多通过BOT(基础设施特许权“建设-经营-转让”)的模式直接转包给投资方来建设和运营。这不仅难以确保工程质量,更难实施统一监管。同时,缺乏严格的处理标准监管,也是问题之一。
  中国的垃圾焚烧厂良莠不齐。由于垃圾分类基础差,加之管理缺位,一些地区的垃圾燃烧率持续处于较低水平,在业内已经不是秘密。有些焚烧厂为了助燃,向焚烧炉中喷洒柴油(请见文章“中国垃圾焚烧发电:绿色背后的黑暗”)。如果要有效控制二噁英产生,需要将焚烧炉温控制在一定的水平,在如此基础条件和管理现实之下,这自然不易实现。
  2009年,中科院科研团队完成了历时一年的一项二噁英排放调研。他们选择国内19家垃圾焚烧厂,发现其中16%达不到中国标准,几乎70%达不到欧洲标准。
  近年来发生在中国的历次垃圾焚烧争议表明:不是焚烧无法更清洁,而是在中国的制度和市场环境之下,人们对焚烧厂的管理和工艺水平深深存疑。
  绿色信贷和“不良贷款”
  回到南宫项目,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的身影,这一次进入环保组织的视线。
  2007年7月,为了遏制高污染高耗能产业的过度扩张,中国环保总局、人民银行和银监会三部门曾联合提出《关于落实环境保护政策法规防范信贷风险的意见》,中国绿色信贷由此起步。
  按照绿色信贷的政策规定,银行应当防范其客户及其重要关联方在建设、生产、经营活动中可能给环境和社会带来的危害及相关风险。
  北京四座主要垃圾处理厂都是国外投资援建。其中,最大的垃圾填埋场北神树和安定,就是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贷款项目。目前,北京市由德国援建的环卫设施共有五处,包括马家楼转运站、小武基转运站、安定填埋场、北神树填埋场和南宫堆肥厂。
  作为德国的一家政策性银行,德国复兴信贷银行为德国的外贸融资提供资金。目前,它在南非、泰国、智利等国均有新的煤电厂赞助项目,在澳大利亚和塞尔维亚赞助新建煤炭基础设施。但是,经德国NGO组织Urgewald调查发现,尽管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以对抗贫困和改善能源供应来辩解,其境外煤炭相关投资项目都对当地的生态环境产生了巨大的影响。Urgewald表示:“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银行需要暂停对于燃煤电厂以及煤的基础设施和浓缩在全球范围内的扩张,转而继续推进能源的有效利用以及可再生能源的使用。虽然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银行指出了这些境外煤炭相关投资项目的积极作用,但与此同时对于环境的负面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
  2011年,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投资扩建和新建火电厂、煤矿和煤炭基础设施超过1亿欧元。它投资了南非Medupi und Kusile火电厂,加剧了能源失衡和区域水争夺;投资了印度Krishnaptanam火电厂,为其提供原料的印度尼西亚,因为煤炭开采而破坏了大量珍贵雨林并驱逐原住民。在塞尔维亚,其投资7400万欧元支持一个褐煤开采的现代煤炭质量管理系统,导致塞尔维亚对褐煤的依赖并影响其2015年的能源计划。
  塞尔维亚非政府组织CEKOR的气候主任Zvezdan Kalmar认为,投资中没有塞尔维亚气候保护的空间,反而强化了有气候危害的褐煤。他曾在一封给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的信中建议立即重新考虑并撤销这个项目的合同。
  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和欧洲企业投资澳大利亚Wiggins岛煤港扩建,港口建设和运输船只增加,都对大堡礁生态系统产生极大破坏和威胁。
  该调查报告作者Barbara认为:“复兴信贷银行以其世界范围的煤炭事业破坏了德国气候政治目标。”
  然而,这也许恰恰是一个典型的境外投资银行的逻辑写照。
  目前,环保团体正在向北京市市政管委申请南宫项目的监测信息公开。故事还将继续。
  张春,中外对话编辑
  徐楠,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副总编辑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iHUANJING 2012 ( 京ICP备16039619号-2 

GMT+8, 2017-12-14 17:46 , Processed in 0.03018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