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环境--水泥窑协同处置--危废--污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半污泥无出路 滋生偷排暴利灰色产业链

2012-9-10 11: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70| 评论: 0|原作者: admin

摘要: 2012年07月31日10:03南方日报杨大正 转播到腾讯微博 绘图:陈健珊 转播到腾讯微博 走近位于珠江新城的猎德污泥装载码头,远远便可闻到刺鼻的臭味。杨大正 摄 转播到腾讯微博 猎德污泥装载码头 ...
2012年07月31日10:03南方日报  杨大正





绘图:陈健珊


转播到腾讯微博


走近位于珠江新城的猎德污泥装载码头,远远便可闻到刺鼻的臭味。杨大正 摄


转播到腾讯微博


猎德污泥装载码头停泊着多艘等待装载污泥的货轮。杨大正 摄

  7月12日深夜,满载着四五百吨污泥的广西(桂)桂平货3621号货轮,从广州天河猎德码头出发,前往广州市天河奥特农化新技术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奥特农化”)肇庆生化处理基地。然而,这船含有重金属、病原体和细菌的污泥,并未运往生化基地进行无害化处理,而是被偷排到了广州、中山市交界的洪奇沥水道。
  中山市环保局的执法人员刚好在此水域巡查,将涉嫌排污的船只逮了个现形。案件牵涉到中山和广州两地市,目前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相关部门至今尚未给出处罚决定。“但是污泥偷排的事实可以基本认定。”
  “见怪不怪”——长期在政府水务部门工作的许庆看来,由于污泥处置设施建设滞后,偷排现象屡见不鲜。
  “大量的污泥最终排放到哪里,根本没人跟踪!”民进广东省委资源环境工作委员会主任、华南农业大学教授陈日远质疑。
  污泥去哪儿了?南方日报记者就此向广州市环保、水务部门以及猎德处理厂询问,但却均得不到正面回应。广州市猎德污水处理厂作为此次涉嫌偷排的当事单位,面对记者的采访要求,避而不谈。
  ◎一船污泥约四五百吨,如果偷排,只需要雇条船花点油费,一两个小时搞定,偷排一船污泥可获利七八万元
  ◎受害的是市民,我们本来交了污水和污泥处置费用,但可能喝到的水却是自己排出去的屎尿,想想都觉得恶心
  ◎污水处理厂遍地开花,但是建厂时怎么就没考虑到污泥呢?等污泥总量上了规模,才明白污泥原来也成了公害
  ◎污泥中的重金属可能通过食物链回到餐桌,如果现在不进行科学处理,将会对子孙后代造成无法弥补的影响
  ◎截止到去年8月,广州污泥的日处理量不超过1000吨,每天约有一半的污泥找不到出路

  偷排被抓
  污泥偷排是行业潜规则,不出事大家都没事,人人有钱赚,出事了各方能赖就赖,急于撇清关系。
  据广州、中山市环保局的通报,奥特农化涉嫌偷排污泥事件简称为“7.12事件”。
  7月12日23时许,中山市环保局在该市三角镇水域发现可疑货船,涉嫌往洪奇沥水道倾倒污泥,执法人员及时发现并阻止了这一恶性行为,并扣押了涉事货轮。
  经执法人员调查,船主承认了偷排事实,坦承自己受雇于奥特农化,负责为广州市猎德污水处理厂运输污泥。船主此外辩称,案发之前他曾开船前往规定目的地——奥特农化肇庆处理基地,但基地的污泥泵发生故障,所以没有卸完污泥就离开基地,航行到洪奇沥水道时刚好被中山环保执法人员发现。
  记者从环保部门了解到的情况是,桂平号3621号货轮刚开始在洪奇沥水道偷排时就被发现,于是惊慌失措停止了偷排行为。
  洪奇沥水道是珠江入海水道之一,位于中山、广州和顺德交界处。据知情人士透露,交界地段是不法商人偷排污泥的最佳地点。不过,偷排者这次并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按照猎德污水处理厂和奥特农化签订的污泥处理协议,污泥从广州猎德码头运往奥特农化肇庆基地,经过微生物干化处置,转化为生态型有机肥,用于林业以及城市园林建设。
  奥特农化执行董事长梁文涛见到南方日报记者,第一时间表明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他称公司在污泥运输管理中的确存在漏洞,如果偷排事实确定,完全是船主个人行为,公司并不知情。“我们也在想办法调查,但船主跑了,不排除船主是接了私活或者私自卖污泥给其他地方。”
  梁文涛告诉记者,公司并没有专门成立船运队伍,而是委托第三方进行运输。国内航道运输的货轮基本都是私人老板,没法签订相关协议,不可控风险很大。
  许庆则透露,为了防止偷排,作为监管单位的污水厂和水投集团,制定了严格的监管制度——污泥出厂要登记,污泥到达要签收,监控单位双方交签收单才能进行处理款项结算。“但实际操作并非如此,不管污泥有没到达,签收单早签了,原因很复杂。”
  广州市水务局接到污泥倾倒事件通报后,立即向市水投集团发出整改通知,要求严格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非常气愤!”广州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接到省环保监察局的通报后,立即成立了专案调查小组彻查此事,“严堵漏洞,一查到底。”
  “偷排是行业潜规则,不出事大家都没事,人人有钱赚。”在许庆看来,出事了各方能赖就赖,急于撇清关系,“都说是委托某某公司去处置的,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污泥生意
  中国在污泥处理投资有望达到600亿元,但污泥处理市场混乱,不法商人正打造一条暴利灰色产业链。
  记者据广东省环保厅严控废物处理许可证发证情况统计获悉,截至今年3月,奥特农化被核准每年经营污泥、废液等严控废物的总量为10万吨,是广州最大的处理厂家之一。公司负责人也承认,他们签订的处置合同占到了广州污水厂所产生的污泥总量的1/3。
  据奥特农化的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1993年,在肇庆建成目前国内最大的工农业有机废物及城市生活污泥处理处置的新型生物有机肥制造基地。该公司简介中还透露,奥特农化至今已接纳广州市水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肇庆水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属下污水厂共12万吨的污泥。
  梁文涛告诉记者,奥特农化从2009年开始接受城市污泥处理,包揽了猎德污水厂的污泥处理业务。特别是2010亚运会之前,污泥围城的严峻形势摆在了眼前,奥特农化尝到了污泥处置的甜头,“高峰时公司曾雇请了50条船运泥。”去年,奥特农化处理的污泥总量超过21万吨。
  按照猎德污水处理厂和奥特农化签订的协议,处理价格为每吨193元。据奥特农化统计的数据,猎德污水处理厂平均每天委托他们处置的污泥约为600吨。也就是说,猎德污水处理厂每天需要向奥特农化支付近12万元的污泥处置费用,一年的花费超过4000万元。
  “我们基本没赚钱,只是帮助政府承担任务。”梁文涛抱怨,污泥处置价格太低,而且处在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奥特农化之所以以成本价运作,主要是看中了今后广东污泥的市场份额。
  据环境保护部的有关规划,未来10年是中国污水处置的黄金时期,上千座污水处理厂将陆续建成。有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官员称,“十二五”期间,中国在污泥处理处置上潜力巨大,投资有望达到600亿元。
  以公共场所卫生学检测与评价见长的广州市赛特检测公司总裁郑永旭介绍,目前奥特农化所采取的污泥堆肥处理方式成本相对较低,但运输距离会增加成本,处理费用很难控制在每吨200元以内。
  “污泥的处治成本的确很高。”许庆表示,国内污泥处理的投资建设成本一般为每吨10万到30万元,运营成本约为每吨200到400元不等,污水处理厂基本上无力承担这笔巨额费用,处理资金主要来自两个方面:市民缴纳的污水处理费用和政府的财政补贴。“我们日常缴纳的水费中,在污水处理费中就包含了污泥处理费用。”
  多名固废处理业内人士透露说,目前污水厂大多不对污泥进行处置,而是将污泥处理外包给第三方污泥处理厂进行处理。由于污泥处理市场混乱,成本高,不法商人为了牟取暴利,将未处理的污泥偷排入河道,造成河道污染严重。“一般是偷排到辖区交界地域的‘三不管’地带,这些属于监管空白地带。”
  “如果直接偷排,那就是真的暴利了。你想想,一艘船可以运载四五百吨污泥,如果偷排,只需要雇条船花点油费,一两个小时搞定,偷排一船污泥可获利七八万元。”
  许庆作为业内人士,揭露了这一暴利的灰色产业链,“受害的是市民,我们本来交了污水和污泥处置费用,但可能喝到的水却是自己排出去的屎尿,想想都觉得恶心。”

  毒泥围城
  污泥正让城市陷入恐惧之中,这些含有有害物的污泥,正为找不到出路而发愁,犹如一个个定时炸弹。
  据知情人士指引,记者前往猎德污水处理厂对面的污泥装载码头,远远便闻到刺鼻的臭味,几艘来自广西的污泥运载货轮在码头停靠。码头被大铁门锁得严严实实,注明“生产重地,闲人免进”。发现记者在外面拍照,一中年男子立刻从里面出来,紧盯记者的举动。
  根据猎德污水处理厂向媒体发布的公开信息,目前猎德污水处理厂日处理能力约在120万吨,按每处理1万吨污水产生5吨湿污泥计算,日产污泥总量超过600吨。同时根据《广州市污水治理总体规划》,2010年全市每天因污水处理产生的污泥2425吨。到2020年这个数据将增加到3120吨。截止到2011年8月,广州污泥的日处理量不超过1000吨,每天约有一半的污泥找不到去路。
  广州污泥处置的境况也是全国的缩影。中国水网最近出炉的《中国污泥处理处置市场分析报告2011版》披露,截至2010年年底,全国城镇污水处理量达到343亿立方米,脱水污泥产生量接近2200万吨,而且其中有80%没有得到妥善处理。
  糟糕的现状源于城市污水处理“重水轻泥”。“十一五”以来,虽然中国的污水处理行业快速发展,很快达到了与美国相当的污水处理能力,但与国外污泥占污水处理设施投资近半的比例相比,我国污泥处理设施的投资一直处于滞后状态。
  梁文涛称自己长期混迹于广州污泥处理领域,算得上半个专家,他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目前污水处理厂遍地开花,“但是建厂的时候怎么就没考虑到污泥呢?要等污泥总量上了规模,才明白污泥原来也成了公害。”
  经历着快速的城市化进程后,污泥正让城市陷入恐惧之中。这些含水量极高,含有寄生虫卵、病原微生物、有机化学毒性物和重金属等有害物的污泥,正为找不到出路而发愁,犹如一个个定时炸弹。
  陈日远教授介绍,目前广东城市污泥处理处置方式仍处于简易填埋和临时堆置为主的初始阶段,无害化处理率很低。但污泥严重影响城市垃圾填埋场的作业,加之污泥管理体制不完善,一些垃圾填埋场已开始拒绝接纳污泥。据悉,我国城镇污泥的含水量约为80%,这样的污泥就像黏稠的汤,即使填埋后变干,随时可能造成垃圾场的垮塌。
  因此,广州市政协委员田小群数次在两会上呼吁重视污泥处理问题,“大量的污泥最终排放到哪里?没人跟踪,有极大的可能被偷排到江河中或是弃置在山沟里。像电池、印染行业排放的污泥中,含有不少重金属和致癌物,其二次污染非常严重。”
  广州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污泥是污水处理过程中污染物的浓缩。随意堆放或简单处理会存在较高的二次污染风险,破坏土壤、大气和水资源,部分污泥中的重金属渗入地下水后还可能通过食物链,重新回到餐桌上,“如果现在不进行科学处理,将会对子孙后代造成无法弥补的影响”。
  猎德污水处理厂污泥外包发生的偷排行为绝非个案。今年年初,广州广州嘉天保洁公司把应该运往花都区狮岭生活垃圾填埋场的污泥,偷倒在花都赤坭镇瑞岭村,造成三坑水库污染。
  “污泥偷排的利润太高,违法成本太低。”在许庆看来,如此之大的利益关系和灰色监管空间,肯定有人铤而走险。
  广东省环保厅固体废物处理中心一位工程师坦言,全省仅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泥产生总量就有216.4万吨。预计到2015年,污泥产生量将超过300万吨。如此之大的污泥总量,一旦失控,我们面临毒泥围城的形势比垃圾围城将更加严峻。
  污泥去处
  城市污泥处理是软任务,如果没有明确的考核指标,污泥处置就是一句空口号,所以软任务要变硬指标。
  早在2009年,民进广东省委向全国政协会议提交了《关于推进我国城市污泥规范处理与资源化利用的建议》,指出污泥处理是污水处理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关污水处理的成效和城镇生态与江河环境安全,有关政府部门应提高认识,高度重视,充分考虑到城市污泥的污染威胁,把污泥处理视为污水处理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环节,切实转变“重水轻泥”观念,做到污水处理和污泥处理并重,积极推进城市污泥规范处理,消除污泥的二次污染。“不能一边治污,一边造污。”
  实际上,这一问题也引起了管理者的高度重视。2009年2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环境保护部和科学技术部联合发布《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理处置及污染防治技术政策(试行)》,被誉为“污泥进入政府视线的标志”。
  “7·12事件”发生后,广州市水务局要求猎德污水处理厂整改,其中要求按市政府的要求,加快推进厂内污泥减量设施项目的建设,提高自身处理污泥能力。
  作为一线城市的广州也意识到了污泥问题的重要性。一直奔走在污水处理一线的许庆感觉到,污泥处理的热浪正在袭来,他参加的每一次治水会议,不管是工作会议还是学术研讨,污泥处理是必谈的话题。
  广州正向污泥“宣战”!
  据媒体公开报道,广州市目前制定了《广州市推进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理处置工作方案(送审稿)》。该工作方案显示,到2015年底,全市污泥无害化处理处置率达到100%。
  根据这一目标,广州将推进中心六区及相关区(县级市)污泥厂内减量处理设施建设,计划于2013年开工建设,2014年底竣工投产,这七大处理设施日处理规模约为2825吨,包括中心城区污泥厂以及番禺、南沙、萝岗、花都、增城、从化6区(市)各有1个处理厂。中心城区污泥厂规模最大,每天可处理量达1500吨。
  在污泥处理热浪的推动下,各式各样的污泥处理技术都涌进了这个市场。
  华南理工大学材料学院彭建勋教授介绍,目前研发出多项科研成果,比如称为水体生态控制的污水处理新技术,不会产生污泥,也不需添加化学药物,水质好。
  “这些研发出来的新技术希望政府有关部门多了解,争取产学研合作,早日解决污水和污泥问题。”
  “全国几十家污泥处理技术厂商,都会说自己的技术全世界第一。”许庆笑着介绍,“现在的关键问题不在于技术,而是地方政府的决心。”
  “城市污水处理是‘考核硬指标’,城市污泥处理是‘软任务’”,陈日远教授表示。
  他指出,城市建设主管部门应做好对城市污水处理厂建设和城市污泥处理的规划、建设、营运的管理工作;环保部门应将污水处理厂的污泥处理管理纳入环保部门的日常监管体系,强化污泥处理处置全过程的环境监管,严防违法排放城市污泥。
  “软任务要变硬指标,如果没有明确的考核指标、不和政绩挂钩,污泥处置就是一句空口号。”陈日远说。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iHUANJING 2012 ( 京ICP备16039619号-2 

GMT+8, 2017-12-14 17:53 , Processed in 0.02980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