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环境--水泥窑协同处置--危废--污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建立环保公共工程的公众监督机制是污泥处理处置步入正轨的前提(2011-09-01 18:30:37)

2012-4-15 21: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058| 评论: 0

摘要: ——小议中国环境状况持续恶化的原因 有人说,要了解一个家庭的文明水平,最好去他们家的厕所看看。一个人学会尊重别人,是从厕所里开始的。 听朋友讲述过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在可口可乐工作过多年的美国饮料专家、 ...

——小议中国环境状况持续恶化的原因

 

有人说,要了解一个家庭的文明水平,最好去他们家的厕所看看。一个人学会尊重别人,是从厕所里开始的。

听朋友讲述过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在可口可乐工作过多年的美国饮料专家、斯坦福大学博士,九十年代初被某大型饮料集团聘为产品研发顾问,他在国内上任的第一天,是带领全体高管到公共厕所,亲自演示如何刷马桶。二十多年前的洋博士可是非常值钱的,但想不到他带给这个著名企业的第一个理念竟是如此简单!

垃圾和污泥的处理处置,就是现代社会的卫生间。它如同一面镜子,折射出当代文明的诸多弊端。

到现在为止,污泥在我国还没有得到安全处置,对此结论,各位博友恐怕都没有什么异议。

究竟是什么阻碍了污泥得到安全处置?

站在不同的角度,就会有不同的视点。有人说,是因为“国家投资依旧不足,运行资金存在瓶颈;我国污泥处理处置技术尚未成熟;我国污泥处理处置责任主体复杂”(见中国水网2011-08-22的报道“污泥处理处置有资金缺项目?”)。

笔者近年来从事环保行业,对国内环保的现状有着切肤感受,现就对这些原因,谈一点自己不成熟的看法,偏激之处,在所难免,拳拳之心,还希见谅。

 

一、所谓“责任主体复杂”

       这个问题其实是不存在的。

       环境保护部此前出台的《关于加强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泥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中提出:“污水处理厂应对污水处理过程产生的污泥(含初沉污泥、剩余污泥和混合污泥)承担处理处置责任,其法定代表人或其主要负责人是污泥污染防治第一责任人”。对此,业内知名人士指出,不应拿工业点源责任主体的办法来要求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理的工作。城镇污水处理,处理的是公共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污染物,不是由生产经济效益的产品形成的污染物。若不明确城市政府在污泥方面的公共服务、公共利益保障的责任,则不能有效地完成污泥处理处置的工作。污泥还是得政府管,企业管不了!

       工业点源产生的污泥,责任归属似乎不存在异议,那就是在工业企业本身,谁让他们生产产品能赚钱来着。

市政污水处理厂污泥的处理责任,应该在地方政府。但地方政府其实也是收了钱的,钱就是老百姓付的、随水费代征的污水处理费。污水处理费是收上来了(够不够在后面讨论),其中的一部分也划给污水处理公司了,只不过污水处理公司说,这些钱没包括污泥处理的成本。

       做个形象的比喻:你们家有个旱厕,需要雇人来清掏,你付了钱,掏粪工来了,厕所里的粪便也清掏出来了,但清掏工把粪又给倒在你们家门口了,说这些东西的运费和处置费没有给足;你争议说,不会吧,我给钱就是为了清掏厕所的,你收钱的时候,没说掏干净了厕所,就把粪便给倒在门口吧?掏粪工说,这个我不管,你找我们公司说去吧……

       这掏粪工就是现在的污水处理厂,这管理掏粪工的“公司”应该就是地方政府吧。

如果你是住户,你能同意掏粪工的说法吗?

有人可能会说,这就要看掏粪工收了多少钱了。

 

二、所谓“运行资金存在瓶颈”

       那好,我们就先看看住户掏了多少钱吧。

按照目前的污水处理费收费,各省市的收费标准真的很复杂,有收几毛钱的,有收一块多的。根据行业、用户类型的不同,污水费标准也是不一样的,有的一吨收到了10块以上。由于是随水费征收,用了水就得交钱,刨去管损、蒸发之类的,污水费总之也到了0.7~1.2元左右。

       再看看“掏粪工”拿了多少钱吧。大型污水厂处理一吨污水的运行成本也就0.3~0.4元钱,小型的可能要多一些,但0.7元以下是肯定可以打住的。

       拿此前我们分析过的光大环保-威立雅合资的青岛麦岛项目(见《青岛麦岛污水厂污泥厌氧消化发电项目数据解读》)来看,吨污水的净利就达到了人民币0.38-0.41/立方米,连厌氧处理在内的运行费(含折旧)也不过0.70-0.73/吨污水,净利润在30%以上,看来这“掏粪工”还真不是一般的“劳动人民”。

也许你会说,这也就是外资介入的个别项目,一般国有的污水处理厂不是这样。我想,不管这掏粪工是穷还是富,从技术上说,吨水0.7元的处理费应该满足“豪华型”污水处理的要求了。如果污水费收到了1.2元,只给了污水处理厂0.7元,剩下的0.5元做什么了?有人说,别指望了,是给了管网了,建设和维护网管也要钱。总之,是没钱给污泥处理。

笔者对管网的运作一无所知,不敢妄加评论。污泥处理是一定要加钱的,而且还不少加,干化焚烧要加吨水0.3元以上,最便宜的深度脱水也要0.1元。为了不涨价,当局只能对污泥采取视而不见的鸵鸟政策了。

于是,这个比喻可以演变为:拥有旱厕的住户因对掏粪工的服务态度不满,找到了他的上司,清洁公司领导委曲求全地解释说,我们正是为了你的利益,为了维稳,不让用户多掏钱,才把清出的粪便倒在了你家的门口,还请多多理解;这样吧,我们保证下次不再倒在你家的门口,可以让掏粪工倒的再远一点。住户想了一下,觉得也不无道理,粪便只要不倒在自己家门口,今后自己走路小心脚下也就是了,于是也就欣然接受了“运行资金存在瓶颈”这个说法。

于是,倾倒到别人家门口或公共场所的方案,使公司业务得以顺利维持。清洁公司和掏粪工都对自己让住户哑口无言的说辞很满意。至于是否真有0.5元用在管网上了,0.70.111元给掏粪工是否太多了,以及现有的污水处理费中还能不能省出污泥处理的钱来,这些都无从了解和证实,因为公众是不能来查账和审计的,也就是说,没人叫真,这事也就得过且过了。只有一次,掏粪工雇的卡车把粪给倒在别人家门口,算他倒霉,被举报了,司机进了大牢,但公司业务仍继续正常进行……

 

三、所谓“我国污泥处理处置技术尚未成熟”

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外行人说外行话,全不着边际。

在笔者看来,污泥处理处置技术本身是成熟的,不成熟的是那些想要挤进这个行业来的人而已。

污泥处理处置是一项环保事业,需要采用一种或多种成熟的工业方法,将污泥减量化、无害化。这些工业方法都是现成的,无论是机械法(脱水)、生物法(好氧堆肥、厌氧消化)还是热工法(干化、焚烧),都是其它工业领域现成的技术。比如机械脱水,让污泥离心脱水的离心机,和制造原子弹的浓缩铀离心机是一回事;好氧或厌氧微生物活动是自然界最古老的生物活动,至今也被大量用于制药工业的细菌培养和发酵工业上;热干燥本来就是化工领域的一个单元设备,地球上大部分物质都离不开水作为介质,实现水与固体的分离,干燥是重要的环节之一;使用火更是人类得以区别于猴子的一个基本特征,焚烧是获得能源的基本途径。污泥处理技术无非是这些现有成熟工业技术的一种应用而已。应用的好或坏,只与掌握这些技能的经验和程度有关。说到底,是人的因素形成了主要区别。

国内大张旗鼓、宣传鼓励的“环保产业”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开始的,口号喊得山响,但喊了二十多年,现在的环境治理如何了?污染所在的广度、深度,令人触目惊心,有目共睹,笔者就不多言了。一个共同的奇怪现象是,污染越治理越严重,越治理越显得力不从心。

古人读书,常将历史成败落实在四个字上:制度、人心。笔者发现,借用这四个字,其实也很可以描述我国污泥处理处置症结之所在。

 

四、所谓“人心”——从业者的道德水平与心态

浮躁,这是形容当代中国社会最确切的一个形容词。不但商界浮躁,学界浮躁,媒体浮躁,官员浮躁,科技也浮躁。

历史上的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有这么多的人信仰赤裸裸的拜金主义。发财致富,而且是不惜一切手段的发财致富,可以说是当今社会的主旋律。那么,在环保领域,这个硬碰硬靠贴钱过日子的行当里,这个注定永远也发不了大财的产业链中,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钻?难道他们不知道,当演员、搞房地产开发不比每日奔波于肮脏污垢的环保行当来钱更多、更快?

只有一个解释:人多,是因为门槛低的缘故。门槛高了,人自然就会少了。环保在中国是一个低门槛的行业,门槛之所以低,有两个层次的原因:

1)进门的门槛低,不低不行。就像在股市上炒股的那些散户,有点钱就能往里进,个个还都怀着发大财的梦想,实则都是给股市来献血的,不让他们进来,人气就不好看。环保事业是要贴钱来干的,在大家都脱贫之前,没有企业、政府真愿意贴钱来干,于是,这批环保先锋们就充当了赔本赚吆喝的角色,拿些胡拼乱凑、根本经不起检验的技术设备来糊弄。企业和政府也乐得如此,因为业绩、政绩有了,反正运行是运行不起来的,这样也好,花钱的大头儿(处理费)省了;只要这些设备便宜,只要所忽悠的处理费便宜,就怎么都成。于是,“便宜”成了中国环保业的第一法则;

2)出门的门槛,根本没有。这一点也像股市,被套牢的散户们,随时可以割肉出局,证监会起不到监管股市公平运作、实现藏富于民的作用,眼睁睁地看着庄家和大户们“劫贫济富”,形成事实上的缺乏监管。在公共投资项目上,让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环保局),去监管一个级别更高的职能部门(如市政管委)所属企业排污,这件事听起来就蹩扭,执行起来就可以想象了。于是,花了大量国家银子的这些环保项目投资如何、运行情况如何,全都无关紧要,最终都成了平头老百姓无从知晓的“秘密”。项目报废了,钱白花了,也没人需要承担责任。有头无尾环保工程的公共投资,于是就成了世界上最好赚的钱。它比修桥盖楼的营生风险更低,因为桥断了、楼塌了,可能还会追究责任,环保项目不能运行,简直是天经地义般的“可以理解”。这类项目有关系即可,哪里还需要技术!

       也正因为如此,这种既不需要运行、也不会找后账的公共投资,就成了大批环保商人趋之若鹜的追逐对象。什么狗屁技术,什么狗屁原理,都可以拿出来忽悠。从环保号角吹响的那一刻起,我们听到的其实就是一系列不和谐杂音。我国的大好河山,在这种世道人心下,也就难逃环境急剧恶化的命运了。

       事情都是人做的。归根到底,有这么一批人,没看到环保具有社会公益事业的一面,多少需要一点点理想,一点点良知,一点点原则,一点点牺牲精神,需要忍耐寂寞和贫寒,而是纯当做赚快钱的门道了,其心态与炒股的股民颇为类似。

       要改变“人心”,恐怕唯有“制度”了。但制度的建立,谈何容易!

 

五、所谓“制度”——社会监督和责任追究机制

近年来,行政透明化的呼声已开始落实到一些地区的反腐倡廉工作中。不难理解,一旦行政透明,围绕权力所孳生的腐败空间就会减少。笔者以为,在废弃物处理方面,建立类似的行政透明机制,对维护社会稳定大有裨益,同时也对业内的技术健康发展有重要作用。

仍以掏厕所为例,清洁公司对外收费,承揽掏粪坑的业务,并雇了掏粪工去服务,用户付费后发现,服务与所承诺的不一样,就应该有权向清洁公司交涉。清洁公司无论赔本也好,赚钱也好,都不应对服务质量随意打折,如要打折,也得向用户进行说明,算是用户对所购买产品的知情权。如果哪一天清洁公司说,对不起,由于你交的费太少,我赔本了,从今以后你得多交,否则就停止服务,那么这个用户至少有权利能做出选择:是换一家清洁公司呢,还是从此不清掏厕所了。但现在的问题是,这厕所不能不上,清洁公司也只此一家、别无分店,连掏粪工都是终身制的、不能开除,请问这消费者权益何在?他是否只能乖乖地接受涨价?

有人说,涨就涨吧,反正不止我一个人。但为什么涨,涨多少,我希望能被告知。

这种心态应该说是大多数人的心态,一种十分消极的知情主张。但,迄今为止,我们只知道要涨多少,没人告诉我们为什么。消费者需要为清洁公司的提出的所有理由无异议买单,哪怕是经营不善的败家子行为。

前面已经说过,污水费收到了1.2元以上,如非什么特殊支出(管网?),理论上应该能够满足包括污泥处置在内的污水处理。然而,对这些账目和数据,我们从未看到过。

一句话,对于公众付费的社会服务,对于采用公共资源实施的环保项目,我们还没有建立社会监督、公众监督制度,当然,更谈不到责任追究。

回头再说说技术。其实,检验一个环保技术的好坏非常简单。只要有每年的实际处理量和吨处理费这两个指标即可。污水是如此,垃圾是如此,污泥更是如此。

实际处理量是相对于设计能力而言的,如果实际处理量能够得到保证的话,那么在技术上它一定是稳定、成熟的;如果处理费水平相对于其它同类可比工艺也不高的话,那么在经济上就说明它一定也是个好的可用技术。

如果上述两点之一有问题的话,那就要分析这些问题出在哪里了。问题也许与这种技术的成熟度无关,也许是项目设计方面出了毛病,也许是污泥本身的问题。总之,一个污泥处理处置项目的好坏,通过上述两个指标,其实不难分析出来。

令人奇怪的是,就这么两个无伤大雅的基本数据,既非国家机密,也非个人隐私,在业界居然是顶级商业机密,不但公众无从知晓,就是从业者本身,也未必了解。这是否就太奇怪了?奇怪到让人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吧?

 

 

六、结语

 

       在新上项目方面,国家很早就规定了招标程序。走招标程序,被认为是反腐的必要一环。但招完了,这个项目的运行,还有人关心吗?没有。环保项目既然无需对运行进行监督,那么当初招标招进来的阿猫阿狗就随便玩儿吧。这就是国内环保业的一大特色。由此可以得出一个雷人的结论:不是“我国污泥处理处置技术尚未成熟”,而是实在不需要成熟。

       一向听人说,环保界是骗子的天堂。认真想来,颇有几分道理。在所有生产行业,如果技术不过硬,失败了,企业将不得不承担全部后果,从索赔到失去市场份额,最坏的是倒闭。环保业则不然,项目大多是政府买单,运行不良也有政府官员、国有企业领导庇护,因为如果不庇护,自己颜面无光不说,闹不好有被诉渎职的可能。公共工程的处理费更是政府买单的,给多给少,很难查出个究竟。因此,我们看到的只能是千篇一律的结果:所有环保项目一定都是成功的,在施政报告中一定是亮点,在媒体上的宣传一定超前,至于实际运行状况,那绝对是无人提起。总之,环保业风险为零,你好我好他也好,敢说真话的“害群之马”一定混不下去,这也算是业界的潜规则吧。

不透明性,也造成了业界对处理成本的认识极为混乱。如果不是出于偶然,没人愿意公布真实的处理成本和所收取的处理费。

在完全没有真实信息的大环境下,调研也好,评选也好,评审也好,也就没有什么公信力。2010年中国水网在上海水业高级论坛上搞的“十大污泥处理处置推荐案例”中,笔者不敢认同的就接近一半。听说最近又在组织2011年的评选了,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笔者真诚地希望,污泥处理处置领域的这套选秀节目,至少能给我们公布几个真实数据。

制度的建立需要时日,但首先需要业者的一项认同:以治理污染为名、行扩大污染之实的伪环保必须停止,环保门槛必须提高,而提高门槛的最简单做法就是让已建成环保项目的运行受到监督。

在一些城市,某些市政项目(如污水处理厂、垃圾填埋场和焚烧厂)已定期开始接待公众参观,但这只是对不了解技术的普通市民或儿童进行环境普及教育的,这种所谓的“开放”尚无法起到监督作用。

笔者拟在本博客上公布一个已建成污泥处理处置项目的现状统计表,需要广大博友予以支持,希望此举能加速国内污泥处理处置行业的健康发展和信息真实化、透明化。欢迎将您所了解的信息和建议通过邮件(sludgevilla@sina.com)发送给我,并请注明来源需要保密与否。

重申一遍:本博客无意为任何人做广告,只希望公平、真实地反映当前国内污泥处理处置技术的运行状况,以期推动严肃的污泥处理处置。仅此而已。

 

 

泥客庄主

2011828~91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相关分类

Archiver|iHUANJING 2012 ( 京ICP备16039619号-2 

GMT+8, 2017-12-14 18:12 , Processed in 0.03036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